• 盘后央行数据震动市场!信贷社融为何大降

    7月份,信贷局的数据低于预期,仍然反映了目前微观科目投资和融资需求低迷的情况。下半年经济稳定增长的压力不小。  
     8月12日,央行7月份信贷新闻数据显示新增人民币贷款增加1.06万亿元在本月,同比增加397.5亿元,拖累社会福利增长仅在月内1.01万亿元,而且资金广泛。 
     M2增长率下降0.4个百分点至8.1。  
    市场后,央行数据震惊了市场信贷社区,为何央行的数据动摇了市场信用社会? 
    许多分析师认为7月份信用社数据下降超过预期,反映出实体经济持续缺乏有效的融资需求。预计这种情况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下去。  
    面对当前复杂严峻的内外局势,再加上7月份信贷社会的表现,下半年经济稳定增长的压力不小,但与之前的经济刺激措施不同,中国正处于经济快速增长之中。 
    在向高质量发展过渡的过程中,目前的经济问题难以通过简单的水资源释放或反周期调整来解决,迫切需要加快改革步伐,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 
    然而,在加快改革步伐的同时,并不意味着允许经济停滞下降,同时也会稳定增长。  
    新7月份信贷额度创2018年以来单月同比下降幅度最大; 7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增加1.06万亿元,同比减少3975亿元人民币,自2018年以来信贷额度同比下降幅度最大。  
    从信贷结构来看,企业部门贷款增长乏力是主要拖累,非金融企业同月贷款增加超过3500亿元。其中,企业部门的中长期贷款当月仅增加3678亿元,并继续保持低增长态势。企业的短期信贷增长率明显低于去年同期。  
    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认为,小幅增长的原因是公司贷款可能有以下几点:  
     1。加强房地产信贷监管,影响住房企业信用;   
     2。存款和贷款的增长率仍然很大,限制了信贷供给。 7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同比增加8.1个,增幅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0.3个百分点和0.4个百分点。 
    在此过程中,央行MPA第一季度纳入了制造企业中长期信贷评估,银行为了满足监管指标中长期贷款的比例,压力较大短期信贷。  
    值得注意的是,7月以来房地产融资政策的收紧不仅限制了企业的新增贷款,也影响了居民的贷款。 
    本月,居民部门短期贷款同比增加1073亿元。一些分析师认为,这是因为对资金流入房地产行业的严格监管以及对虚假消费贷款的严格控制。  
    监管收紧导致监管进一步下滑非标准融资  
     7月新增信贷业绩不如预期,也成为本月社区增长的最大拖累。 
    此外,还加强了对房地产信托业务的监管,对票据融资等的严格监管。
    本月非标准融资增加的影响也有所增加,这也是本月社会增长增长的主要因素。  
    王青,首席宏观分析师东方金城告诉记者,新社会融资规模的增加符合季节性格局。同比下降主要是由于信贷下降,严格控制住房企业融资渠道导致信托贷款和票据融资减少。 
    也出现了大幅下滑,资产负债表外融资的萎缩也在加剧。  
    数据显示7月份非标准融资减少6,226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300多亿元。 
    其中,7月份新增信托贷款--667亿元,这一变化情况今年持续正增长,显然受房地产融资政策收紧的影响。 
     7月,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减少4563亿元,同比减少1819亿元,是非标准融资减少幅度最大的一次。 
    # ##与实体经济发行的人民币贷款和非标准融资相比,公司债券,地方政府特殊债券和非金融企业国内股票融资均同比增长,是支撑增长的主力军。但是,李超认为,社会融资小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信贷和银行承兑汇票的减少,地方政府特别难以实现。债务即使很重,也要有效对冲。 
    预计8月和9月加速发行特殊债券将有助于社会稳定稳定,但信贷已成为核心遏制因素。  
    明明,副主任中信证券研究院也认为,在观察社会福利数据后,新的人民币贷款难以说乐观,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已经回到了低点,而非标准融资利润率再次收紧。 
    银行资产负债表外融资减少和信贷叠加不足是M2增长率下降的原因。狭义货币M1的狭窄增长率和企业部门短期贷款的低增长相互确认。 
    目前,外部环境正在收紧,国内需求正在减弱。企业部门对短期贷款的需求是一个重要的起点。预计社会福利年增长率将在10-11之间。  
    广义信贷政策的实施可能会增加 
    # ##面对当前复杂而严峻的内外部形势,再加上7月份信贷社会的表现,下半年经济稳定增长的压力不小。 
    然而,与旧的经济刺激方式不同,中国正处于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过渡时期。在这种背景下,目前的经济问题很难通过简单的水释放或反周期调整来解决。 
    迫切需要加快改革步伐,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 
    然而,在加快改革步伐的同时,并不意味着经济失速将会下降,同时也会稳定增长。  
    张华泰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季强认为,从微观研究的角度来看,银行的项目储备不足,非标准资产的供应也在减弱。 
    目前,微观投资和融资需求不足,房地产等行业面临融资限制,中小银行减少信贷的能力减弱。 
    第一季度短期反周期调整引发的宏观杠杆上升和房地产行业利益现象表明,当前经济面临的问题难以通过简单的水资源释放或对策解决 - 循环调整。迫切需要加快改革步伐,需要时间来解决。 
    在这种背景下,财政政策需要真正的力量。
    为了提高效率并避免经济快速下滑,方向是新的基础设施,短板,资金来源需要本地特殊债务扩张。  
    对于货币政策,可能会再次强迫广泛信贷。王庆表示,制造业PMI连续三个月处于收缩区,后期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加。预计货币政策将进一步加大反周期调整。具体措施包括:全面,有向下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增加
     TMLF,再贷款和再贴现规模;通过调整MPA评估指标,引导银行信贷资金进入制造业,私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的薄弱环节。 
    此外,央行将继续加快利率一体化,引导目前较高的一般贷款利率适度降低,并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因此,未来,中央银行将从数量和价格的两个纬度增加广义信贷政策的实施。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涛,表示政府有望进一步放宽国内政策,包括央行增加流动性,年内另外100个基点,以及政府对基础设施融资信贷的支持。 
    预计市场利率将下降10-20个基点。随着美联储进一步降息,央行可能会将流动性操作工具利率下调10个基点,但今年它不会降低基准存贷款利率。 
    例如,7月,在政治局会议上,政府可能不会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 
    此外,政府计划增加对就业和失业保护的支持,进一步扩大国内市场开放,促进结构改革。
     
    上一篇:华为入局可否成为彩电行业强心针?

    下一篇:莆田鞋,一只打不死的“怪兽”